王乃何

【楼诚】惩处 (女装play)

(๑>؂<๑)

皮十三蛋:

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女仆装play点梗【真的好久了,对不起小可爱!!!跪着求原谅】是一辆小破车    @王乃何 


---------


黑灯瞎火夜深人静。一辆面包车倏地小小急转弯,停在不见经传的酒吧门口。


今晚是个雷鸣电闪的好天气。


面包车包裹严实,所有的窗户贴了单向透视膜。车里端坐着五六人,在空间逼仄的情况下,又扯了一个帘子做成一小块换衣间来。酒吧里面的热闹在这样将要倾盆的背景下愈发染得火热。


明诚取了耳麦,掀开裙子把窃听器夹在内*裤边缘,三两下拆了帘子放在一边给全副武装的警*员腾地方。制服放在后座,他嘱咐一声交给明楼,拉开车门跳下车。


脚尖落地,衣裙飘出半角,新来的监控员眼观鼻鼻观心,眼角瞥过去,就只见到了那勒紧了的劲瘦的腰。明诚眯眼瞟了他一秒,他赶紧收回去,手心拧出汗。


齐胸吊带半长裙是黑莓的颜色。


多汁。


明诚发型较平常散漫多了,故意撩了两缕头发不管,拿着酒杯进了酒吧深处。他这次任务很简单,窃听,发信号,等着抓人。他漫步到房间门口,掏出伪装成“老鸨”的前线人员给的,证明他把今晚卖给嫌*犯的信物,开门想着明楼会怎么惩罚他。


明诚低眼抿嘴差点笑出来,怕是要气炸了。




明楼风风火火赶到酒吧,角落里的面包车不算显眼,有人给他打招呼,递给他一件制服。他想着明诚给他发的信息,盯着手上。


那个小混蛋。


刑*警队队长明楼今天休息,可副队长明诚不是。他今天女装出任务,刀俎上的鱼已经剁死了,他才告诉他。




一个小时过去,监听员耳朵里传来空气呼啸一声,紧接着玻璃破碎支离。便衣先进,武装待命。


十几分钟后,明诚悠哉着出来了。


明楼脸色自然不好看,旁人只知道这是大哥不知道这是情人。旁人猜大哥在气愤家风不正。其实是夫纲不振。


明诚接了明楼脱下来的外套披上,凹下去的锁骨,圆润的肩头终于被盖住了,明楼目光闪过,给明诚把衣服严实锁好。制服抖开系在腰上,明诚对着墙在西装里弯腰捣鼓,拿出窃听器。


明楼沉默着一句话未说,到了局里办完事快十二点,明诚瘫在后座,不让司机明楼开灯,自然也没看见明大队长本就坚实有力的宽阔肩膀,紧绷尖耸起来。


石墨

评论

热度(364)